当前位置: 主页 > 美国留学移民 > 美国留学 >

留学生抑郁症是逗号而不是终点

时间:2019-09-17 07:16来源:未知 作者:出国资讯网 点击:

  “知乎”今年二月的一篇《在国外,有20万抑郁症留学生在假装生活》的热文在留学生圈引起了争议。文中引用了耶鲁大学2013年的一项研究,指出在关于抑郁症的调查中,中国留学生明确表示抑郁症倾向已高达45%。值得肯定的是,这篇文章还算谨慎地用了“抑郁症倾向”,之后不少媒体转载后则变成了“耶鲁调查:中国留学生抑郁症高达45%”,诸如此类。

  这样的数据是骇人耸听的(吓死宝宝了),如此算来,大概就是两个留学生中有一个抑郁症的比例。作为一个钻牛角尖的小姐姐一定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于是找到了耶鲁大学的研究,仔细来看用词,研究对象其实是具有抑郁症状的耶鲁大学就学的中国留学生,样本是130位,而非全美范围。对于做过临床心理咨询的朋友们都知道,如果来定义临床抑郁症,是需要满足一定数量的症状和在一定时间以及达到一定程度的。所以,一些媒体口中的中国留美留学生有快一半是抑郁症未免有些夸大其词。

  这些文章虽然有些夸大,但是留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的确不可小视。2017年10月,在美国犹他大学攻读生物学博士的唐晓琳,在金门大桥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同年末, 一名18岁中国留学生在康奈尔大学身亡。相关阅读:

  我们看着这份不完全的留美留学生名单,不敢也从未忘却过他们。有首歌《牡丹江》这么唱着“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这些鲜活的生命离开了故乡,却再也没有回去过。引用纽约时报2017年12月使用的数据,2016年共有54万中国学生留学美国,其中将近33万远离家人,自己孤身在美国。

  世界卫生组织(WHO)报告显示,全球抑郁症的发病率约为11%,而每年因抑郁症导致死亡的人数至少100万,抑郁症患者的率是普通人的36倍。WHO统计进一步显示,2015年已成为15至29岁的年轻人的第二大死亡原因,夺取了将近80万人的生命。

  “如果你想像生命中最糟糕的感觉,然后想象每天都生活在这样的情绪中,并且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就是抑郁症”;

  “我不知道什么是抑郁症,但我能感受到抑郁,感受到胸闷无法呼吸,感到孤独的疼痛深入骨髓,感到身体沉重无法前行,感到世界一片黑暗”;

  “患抑郁症的人是孤独的,感到被其他人隔离,感到被边缘化”。(美国公共电视网,Depression: Out of the Shadows, 2008)。

  当然,抑郁症的症状也因个体有所不同。有病人对我说“我过去十一年没有睡过,花四个小时的时间睡着,好不容易睡了半个小时然后又醒了,睡不着实在太痛苦了”;

  有一段时间,跟一个病人打了几次电话都没人听,然后见到她时,她说“我听到电话响了,我就在家里躺在床上,电话就在客厅,可是我没有力气起来接电话”;

  我的另外一个儿童病人在地上捡到了玻璃渣,然后把玻璃渣插进手里,之后被家长带来看我时跟我说,“我很痛,但不知道哪里痛,不知道为什么会痛,我想用玻璃渣试试到底哪里痛”。、

  我们在此讨论的主要是相对常见的单极性抑郁症/重度抑郁症(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对于单极性抑郁症的诊断,需要满足以下九个症状的至少五种,且对生活功能有所影响,至少伴随抑郁的情绪或者失去兴趣和欢愉,时间长度至少在两周。九个症状简要包括:

  那么,为什么会有抑郁症呢?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抑郁症40%的可能性源于遗传,而60%源于环境。目前最被业内认可的是,生活中的压力事件促发了抑郁症中的遗传因子,导致抑郁症的产生。心理医生Gabbard指出,假设基因中含抑郁症风险最低的实验组在没有压力事件的情况下,患抑郁症的几率只有0.5%,;而当同一组人生活中出现了压力事件,患抑郁症的可能性就增加到了6.2%;至于本身就有很高抑郁症遗传风险的实验组,没有压力事件的患病风险是1.1%,当有压力事件发生时,患病风险就增加到了14.6%。

  对于留学生来说,虽然出国深造是件益事,但不可置否的是,这也是件人生中的重大压力事件,从而也增大了抑郁症的风险。留美学生刘微微在生前留下的遗书上写道,自己是个“不堪重负的胆小鬼,所以选择了退缩和逃避。”小陆同学则因学业压力过重。

  除了压力外,孤独感也普遍被认为是抑郁症的杀手之一。从下飞机那刻,拖着行李只身一人,远离父母,经历文化差异,不仅要跟paper due作战,还有孤独感如影随形。参与不进去美国同学关于最高法院官任命的讨论,也傻傻分不清国内小伙伴讨论的女团成员。好不容易等到国内朋友醒来终于有倾诉的机会,却被说成矫情或者卖。这不是里外不是人吗?

  记得小时候一次家人开车带着我遇到了百年一遇的暴风雪,当时已是傍晚,车被陷在大雪中,周围一片漆黑,也没有路人可以帮忙。陷在漆黑里的不仅是车,还有我的心,记忆犹存的是那种从未有过的恐慌感。不记得当时车是怎么走出了雪堆,但之后留学中每当陷入黑暗时脑中就会出现这幅画面。心想,如果当时,哪怕只有一丝微光可以照亮我们,或许,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这是Deanna Benjamin-Cole在”Depression: Out of Shadows”中的一段旁白,之所以最后一句用逗号结尾,而不是句号终结,想表达出即使害怕,但不放弃努力的态度。抑郁症是逗号,是转折,是未完待续。请相信,你今天所经历的一切,终有一天,会变成生命中的美丽风景伴你继续前行。

  如果你关注留学生以及心理健康,请转发此文,并在转发的时候标注逗号 “,”进行支持,让逗号形成一屡屡微光,最终成为灿烂的光芒,照亮你前行的方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