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美国留学移民 > 美国移民 >

加拿大削减70%移民配额加拿大版特朗普你敢相信吗?

时间:2019-09-17 07:15来源:未知 作者:出国资讯网 点击:

  7月24日傍晚,加拿大人民党马克西姆-贝尔涅在位于大多伦多地区的密西沙加市举行集会,在这里,贝尔涅公布了人民党的移民政策大纲:

  如果人民党当选,并能够组成政府,加拿大每年的移民数量将会被下调至10万到15万,远远低于目前自由党政府2020计划达到的34万。

  在2018年,加拿大联邦政府实际提供了31万左右的移民配额,这意味着,贝尔涅主张的每年最低移民配额与目前加拿大政府配额相比减少多达70%。

  这一提议将会直接让加拿大的年移民数量回滚到1986年的水平。而目前的提议,也比贝尔涅在两年前竞选联邦保守党时期提出的每年25万移民数量低出至少10万。

  这位人民党的,还将会大幅度减少家庭团聚类移民的数量,并且彻底杜绝父母及祖父母通过家庭移民进入加拿大的路径。

  在演讲中,贝尔涅还提出了更多令人感到诧异的说辞与政策,人民党将会废除堪称奠定现代加拿大社会的多元文化法案,并且拒绝那些不接纳加拿大价值的移民。

  在难民问题上,他承诺在官方入境口岸(包括魁北克美加边境的一个口岸)之间修建围栏,但是主要依靠私人的资金赞助而不是政府支持。

  ▲图:多伦多前任市长Rob Ford的遗孀Renata Ford宣布将代表人民党参选时,背后清一色的欧洲裔支持者

  贝尔涅提议,他的政府将会计划让每一名加拿大移民申请者参加当面面试,并且需要回答移民官员提出的问题,他们的观点与想法必须符合加拿大的“正常社会价值”:“不能符合主流加拿大价值的移民将会被拒绝。”

  如果我们按加拿大人口构成的比例来估计,可能爱吃热干面,愿意啃辣条的移民申请者将会从此告别加拿大。

  毕竟,加拿大95%的非华裔,估计都没听说过这两种东西,爱吃热干面,愿意啃辣条的你,又怎么可能符合加拿大的“主流价值观”呢?

  估计是自己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贝尔涅还提出了许多不切实际的政策,例如将全长8891公里的美加边境全部设置为正式的入境口岸,这将会阻止所有意图徒步非法入境的人们。

  对此,边境方面表示,目前的边境事务局已经处于人手短缺的状况,如果这样的政策实施,这将会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更加讽刺的是,在2017年的保守党竞选当中,一名名为Kellie Leitch的候选人曾经提出过类似的政策:“加拿大价值观测试”。当时的贝尔涅这样嘲讽Leitch:你是准备当一个卡拉OK版的特朗普吗?

  今年56岁的贝尔涅曾担任哈珀时代的外交部长、工业部部长以及旅游农业部长。2006年他第一次在魁北克省博斯选区当选加拿大联邦议员,此后一直获得选区支持得以连任。

  据加广中文报道,2017年5月,在保守党内部党领袖选举中,贝尔涅和现任保守党党领袖希尔一直争斗到13轮投票,最后以不到1%的微弱差距失去党领袖竞选。

  贝尔涅表示,自己的人民党并没有种族主义、排外主义、以及仇恨外来移民的份子存在。他指着参与集会当中各个族裔的人们,并称提出问题的记者在挑起,为他的党派扣帽子。

  不过,在本月早些时候,加拿大温尼伯市Elmwood-Transcona选区的全体人民党成员宣布辞职,并称这个党派已经被种族主义者,反犹主义者,以及阴谋论份子所占据。

  在贝尔涅解释自己的移民政策的逻辑中,不难发现,贝尔涅提议减少移民数量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移民制造了加拿大社会问题,以及移民是社会的负担。

  为了消除社会问题,减少移民数量成为了他的对策,为了确保移民不会是社会的负担,贝尔涅提议全面禁止父母及祖父母申请加入团聚移民。

  这些话语具有很强的煽动性,在缺乏事实根据及数据的情况下,将一切问题推给那些刚刚来到加拿大的人们似乎是最容易不过的选择。

  与其说这是在消除社会矛盾,不如说是在转移社会矛盾和仇恨。这样的方法不仅无益于解决问题,反而是在制造新的问题。

  根据民调公司Abacus Data在七月份公布的统计,在2019年的大选当中,医疗、环境、以及生活成本是选民们最关心的三个问题。在诸多问题当中,移民与边境安全分别排在第11与第12位。

  在中文世界当中,我们经常看到的关于难民、移民、和边境安全的内容,实际上并不是大多数加拿大选民最在意的问题。

  选民们最在意的这些问题,与移民群体,很难说有什么实质性的联系:难道是移民群体更爱生病占用医疗资源?还是移民群体从原籍国带来了雾霾?还是移民群体与资本家勾结哄抬物价?

  至于移民是加拿大社会的负担,数据显示,这样的说法并不正确。将移民加拿大5到10年的男性移民与加拿大出生的男性对比,移民群体的失业率为4.8%,比加拿大出生的5.6%低0.8个百分点。

  而作为加拿大第二大移民群体的菲律宾移民,在2017年的失业率仅为3.6%,远低于加拿大出生的群体数字。

  而2016年的数据显示,虽然在刚刚来到加拿大后,移民群体比加拿大出生人群平均每年少赚约13000元,但是在10年后,这个数字将会减少至4900元,而在25年后,移民的平均年收入超过加拿大出生人群平均年收入多达5500元。

  在刚刚过去的2018到2019学年,多伦多出现了史上第一名以满分100分毕业的毕业学生:Hshmat Sahak的父母来自阿富汗,为了躲避战乱以难民身份来到了加拿大。

  Hshmat Sahak表示,父亲为逃避战乱作出很大牺牲,但获社区和其他人无私的帮助。这些人的精神成为他努力学习的动力。

  在上图的高分毕业生当中,还有随父母移民加拿大的刘奕利。刘奕利喜欢研究机器人,并加入学校的机器人代表队, 曾在比赛中夺得第一名。

  刘奕利还喜欢羽毛球,是学校羽毛球队的主力队员,并在球队的教练去世后帮助不懂羽毛球的辅导老师,挑起了教练的重担。

  现在效力于加拿大男子足球队当中的阿尔方索-戴维斯(Alphonso Davies)出生于位于加纳的难民营。他的父母为了躲避利比里亚的战乱,最终移居来到加拿大。

  戴维斯与父母先后在安大略省温莎市与阿尔伯塔埃德蒙顿生活,并在14岁时入选了美国足球大联盟球队温哥华白浪队的青训营。

  在2018年,戴维斯转会至拜仁慕尼黑,成为了从大联盟当中走出的最成功的球员之一。2017年,戴维斯通过了入籍考试,并成为了加拿大公民,为加拿大国家队出战。

  虽然加拿大社会鼓励并支持多元文化,并试图帮助移民群体更快地融入社会。即使见到这些真实案例之后,仍然有一部分人选择无视,并固执地认为,移民与难民群体将永远无法融入加拿大。

  我们应该不难看出,在那个“加拿大人优先”的政策中,我们会流失多少天赋异禀的人才,会损失多少热爱加拿大的年轻人。

  在2018年10月,贝尔涅曾经在推特上表示:卑诗省列治文的华人居民不学习英语,自我封闭,他们就是大量移民的问题。

  即使是这样,在微信群与华人聚集的大温哥华地区,还有不少华人支持贝尔涅这个问题诸多的保护主义党派。

  数据和事实面前,仇恨和显然无法站得住脚。在今年二月末进行的联邦补选当中,曾经有大量华裔选民投票支持人民党及党派的候选人。

------分隔线----------------------------